低颅压性头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一入夏就打不起精神,是怎么回事呢 [复制链接]

1#
北京市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 https://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麦子快要成熟了,田野里,金黄的麦浪在初夏的风中起伏。在这美好的丰收季节,江苏的张帅哥却病了,头晕目眩,饭也吃不下,精神也打不起来。张嫂大骂:“杀千刀!准是又被哪个美女勾去了魂!”张帅哥痛苦地摇摇头,话也懒得说一句,刚坐起来又倒在了床上。张嫂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老中医。老中医望闻问切,忙活了半个下午,然后撸着他的山羊胡,斯条慢理地说:“《内经》有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这分明是一个肝病。但肝病的根源又在哪里呢?今君尺脉微细,所以,根源在肾也!肾水不能涵肝木,故头晕目眩。不要紧,老夫给你开几剂归芍地黄汤,滋水涵木,自然就好了。”张嫂满心欢喜,说:“原来如此!那谢谢老先生了。对了,我家里还有枸杞子和菊花,听说也是养肝的,可以喝么?”老先生道:“本草云,杞菊乃悦肝之品,当然可用。好极,好极,泡茶喝吧。”一个星期过去了,药喝了七剂,枸杞子和菊花也泡了不少,但还是不见效果,张帅哥依然昏昏沉沉。张嫂急坏了,问隔壁的李美女。李美女是中医爱好者,看了前面老中医开的方子,大骂道:“这个死时方派!怎么能不用经方呢?什么方子嘛,连中医的边儿都没摸到。”张嫂道:“人家可是张口就引《黄帝内经》的。”李美女道:“《内经》和《伤寒》是两套体系,不能混淆的,治病还是得用《伤寒》,仲景的经方才有效果。我老师是著名的经方家,写了很多书呢,咱请他来看,一定有效。”经方家看病,风格那叫一个凌厉,摸脉看舌,总共也就用了几秒钟,就下结论说:“此乃风湿困脾也!这是一个典型的越婢加术汤证。先师在时,常告诉我,越婢加术汤,是除湿第一方。”说罢,开方,开的是张仲景的原方原量,显得格外高端、大气、上档次。写罢方子,经方家沉醉在经方无往而不胜的自豪感中,揣上诊金,昂首阔步而去。令人没想到的是,这经方只喝了一剂,张帅哥就更没精神了;咬咬牙再喝一剂,张帅哥晕得更厉害,眼睛都懒得睁了。张嫂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她想:经方虽好,但也要会用才行;只有认识疾病的来龙去脉,才能正确用方。听说,雷丰老先生最善于剖析病源,何不请他试试?于是,请来了雷丰老先生。雷老先生是有传承的人,一看发病的季节是在初夏,结合症状,心下就明白了,八九成是疰夏之症。张帅哥此时已是衰哥,蔫头耷脑,不断打着哈欠,对面前的这位雷老先生也不是很有信心。雷老先生说:“病人历来肾阴虚损,最近工作比较忙,烦心事儿多,消耗也大,于是肾水亏,不能养肝木,导致虚风上亢,头晕目眩,正所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雷先生说到这里,张嫂的内心已经崩溃了,张帅哥也绝望地打着哈欠。大名鼎鼎的雷先生,竟然跟前面那个时方派的老不死一样见识!雷先生拿起前面两位医生开的方子说:“第一位医生的方子,方向是对的。但他没想到,病人食欲那么差,你用归芍地黄汤,人家能消化吸收么?所以这个方子吃了不会有坏处,但也不能治病。这第二个方子呢?吃了就会有害了,你看,病人脉象濡且弱,显然不是外感病呀。加上哈欠连连,是阴虚内伤之症,你用这么多麻黄、白术,辛温香燥之品,把人家仅存的那点儿津液又消耗掉了,这不是杀人么?”张帅哥和张嫂听了,信心又回来了,但仍有一些疑虑,说:“我还头痛呢?头痛难道不是外感么?”雷先生说:“外感的头痛,往往会一直痛;而你这种晕晕的痛,一会儿痛,一会儿不痛,往往是内伤头痛,是虚痛。这可是判断头痛虚实的一个诀窍哦。”说罢,老先生看了一眼在旁边侍诊的弟子程曦,两人会心相视一笑。雷先生和程曦各自开方。程曦知道,这是一个疰夏症。他清楚记得师父当初对他说:“治疰夏,就用金水相生法。金是肺,水就是肾,金水相生其实就是肺肾相生。为什么要用金水相生法呢?就如同春天,树木抽条、长叶子,要消耗水,如果缺水怎么办?就得靠下雨,雨水是从天上下来的,天对应的是金,于人体对应的是肺。人体经过了整整一个春天的生发,一直消耗肾水,到了春末夏初,肾水就亏了,我们也希望能够下一场雨。雨必须从天上来,滋润大地,滋润草木。直接滋补肝肾,就好比给植物施肥、浇粪,此时用处不大;还不如下一场雨好,下雨便是养肺阴。肺为水之上源,养肺阴用药是很清的,人体也容易吸收,而且通过养肺来养肾,也就是虚则补其母。这就是金水相生。”因此,他开的是师门传授的金水相生法的秘方:西洋参、麦冬、五味子玄参、知母、炙甘草这是由生脉饮加减得来的方子。西洋参、麦冬、五味子就是生脉饮,是养气阴的,也是养肺的,西洋参、麦冬走肺,益气生津,五味子、玄参就入肾,津液与养肾的药一起往下走,就会补肾。夏天很多人都喝一些生脉饮,其实也是为了金水相生。此外用知母清热,甘草和中。方子开好后,他看见师父开的方则是:西洋参二钱麦冬五钱五味子二钱炙甘草一钱冬桑叶三钱穞豆衣四钱香佩兰三钱雷先生说:“哪怕是秘方,都是基本方,在使用的时候,还是要加减的。病人的脉很弱,热象不明显,那就没有必要用过多清热的药,所以把玄参和知母去掉。为什么要加冬桑叶、穞豆衣和省头草呢?省头草相当于佩兰,有和中化湿的作用,病人的确是有湿的,但这个湿是标而不是本,前面的医生用健脾、化湿、祛风是把标当做本来治了,人体正气不旺的时候,湿邪自然就会盛,这种时候化湿不是根本,根本是要益气养阴,当气阴充足的时候,体内的湿自然就化掉了,或者说加一味佩兰就足以化湿了,不需要更多的药。穞豆衣是平肝清热的,也能够养阴。冬桑叶也是这样的,能够清胆,能够平肝,也有养阴的作用,它是甜的、粘的,不仅仅祛风,还有很好的养阴的作用。”众人心悦诚服,忽然,张嫂发现,资深中医爱好者李美女正躲在窗外,拿着小本儿在疯狂地记着笔记,已经记了好几页纸了,便喊她进来。李美女进来时有点慌,不过仍有些不服,问:“难道所有人到春末夏初就特没精神都是疰夏病?难道不可能是湿病么?”雷先生说:“这就要看脉象舌象啦,如果是湿病,脉就应该是滑的,摸上去如珠走盘,舌头往往胖大有齿痕的,舌苔腻,甚至水滑,这就可以用香砂平胃散来化湿,当然也可以加上佩兰之类的药。如果舌头不大,脉也不滑,还比较细,这就是疰夏症了。”“那为什么您见病人老打哈欠就说是虚呢?”李美女仍不死心。雷先生对程曦使了个眼色,程曦回答了李美女的问题:“打哈欠是从阴引阳。人往往是肾气弱、疲惫的时候打哈欠。比如我们晚上容易打哈欠,这是因为需要睡觉了,需要养阴了,于是人体从阴引阳,把阳引回来。当一个人阴虚阴亏的时候也会经常打哈欠,也是因为阴虚不能敛阳,所以要通过这个动作从阴引阳。”送走雷先生师徒,李美女仍有点不服气:“这个雷老头,是温病派的。我老师讲课的时候每次都骂他,我不相信他这点儿药能起作用。”实际上,张帅哥吃完三剂药后,病体就痊愈了。又过了几天,他满血复活,这时,麦子成熟了,张帅哥拿着镰刀,带着村里的小伙子们,欢欢喜喜地唱着山歌下地割麦了。姑娘们终日在绣楼上,望风景。本文改编自《时病论》,原文如下:江苏张某,于麦秋患头晕目眩,食减神疲,偶患头痛。一医作水不涵木治之,虽未中机,尚称平稳。一医作风湿侵脾治之,服之神气更疲。邀丰诊之,脉濡且弱,毫无外感之形,见其呵欠频频,似属亏象。丰曰:此阴虚之体,过于烦劳,劳伤神气所致,所以前医滋补无妨,后医宣散有损。张曰:头痛非外感乎?曰:非也。外感头痛,痛而不止;今痛而晕,时作时止,是属内伤。曰:何证也?曰:疰夏也。当用金水相生法去玄参、知母,加冬桑叶、穞豆衣、省头草治之,服至第三剂,诸疴皆屏矣。《黄帝内经》说:“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绝大多数疾病与季节有关,或起于感冒,因此,认识一年四季的特点,及其发病规律,也就抓住了疾病的根本。清朝医家雷丰著《时病论》,也是中医经典。我们根据我们的传承,罗列各家注释,编成《重编时病论集注》一书。现已在京东网、当当网上架,点击下方的商品链接,即可选购。唐略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